当前位置:主页 > N佳生活 >《再让我说个故事好不好》以色列社会生态百出 >

《再让我说个故事好不好》以色列社会生态百出

《再让我说个故事好不好》以色列社会生态百出 再让我说个故事好不好

那天夜里,妖怪来取他的写作天赋,他没跟妖怪争论,没哭,也没闹。他说:「该怎样就怎样吧。」还拿出松露巧克力和柠檬汁,招待妖怪。「过去这段日子很酷、很棒、讚极了。现在,时间到,你来了。我不会为难你,你这是在工作,不过,如果不太麻烦的话,拿走它之前,能不能让我再写一个故事,最后一个,很快就好。我只是想记住这种感觉。」

妖怪看看装松露巧克力的锡箔小纸杯,发觉自己错了,不该接受招待。态度好的家伙总是最麻烦。处理讨厌鬼很简单,你抵达现场,拿出灵魂,揭开魔鬼沾,取走天赋,大功告成。管他怎幺踢怎幺喊,你是妖怪,他能奈你何。做完这一个,划掉,就去找单子上的下一个。

可是遇上态度好的家伙,他们说话好声好气,还请你吃巧克力,请你喝柠檬汁,那你能怎幺办?「好吧,」妖怪叹了口气,「最后一个,可是写短一点,知道吗?快三点了,我今天至少还有两站要跑。」

「短,」他挤出一个笑容,「很短,顶多两页。我写故事的时候,你可以看电视。」

妖怪又吃了两个巧克力,舒展身体躺在沙发上,玩起了遥控器。同时,另一个房间里,请他吃巧克力的人正以平稳的速度敲击键盘,毫无停顿,就好像在提款机上输入一百万个字的密码似的。电视正在播放公共电视台的自然生态影片,一只蚂蚁从萤幕这一头走到那一头。

妖怪心想:「希望他能写出好东西。希望他写的是有树林、有小女孩万里寻亲的那种故事,开头彷彿抓住你蛋蛋,结局彷彿扭绞你心肝,读者无不哽咽。这人真是挺不错的,不但友善,而且高尚。」

为了这人好,妖怪希望故事赶快写完,因为四点已过,再过二十分钟,顶多半小时,就算还没写完,也没办法了。到时候妖怪就不能再等,得立刻揭开这人的魔鬼沾,把东西拉出来,否则回到仓库会有多惨,他想都不敢想。

这人说话算话,五分钟后,满身大汗走出房间,手里拿着两张印出来的稿子。故事写得真不错,虽然没有小女孩,也不会让你觉得给人抓住了蛋蛋,可是感人得要命。听到妖怪这幺说,这人高兴得不得了,喜形于色。妖怪把他的天赋拉出来,摺得很小很小,放进底下垫着保丽龙豆的特製盒子,而他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没有摆出半点艺术家受苦受难的表情,还拿出更多巧克力请妖怪吃。

「告诉你老闆,我很感谢他。」他对妖怪说。「告诉他,我这段日子过得太棒了,谢谢他给我天赋和其他的一切。别忘啰。」妖怪说好,心想自己也当过人,若是在别种情境下认识他,应该会处得不错。到了门口,妖怪关心地问:「接下来有什幺打算?」

「还不知道,既然有空了,应该会常去海边走走,或见见朋友之类的吧。你呢?」「工作。」妖怪调整一下背上盒子的位置。「相信我,我心上除了工作没别的事。」那人说:「诶,我有点好奇,请问,他们最后要拿这些天赋怎样呢?」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妖怪说。「我的工作只到送进仓库为止。等他们对好数目,签了收货单,我就下班。在那之后的事,我一无所知。」

那人笑着拍拍盒子说:「要是哪天发现有多出来的,我十分乐意接收喔。」妖怪也笑,意思是说「够了喔你」。

从四楼往一楼的路上,妖怪满脑子都是刚刚出炉的那个故事。他原本还挺喜欢这个收货送货的工作,现在却突然觉得它很烂,烂得像坨屎。他走向车子,安慰自己:「再两站,再撑他妈的两个站,就可以下班了。」

打破小猪

爸爸不肯买辛普森娃娃给我。妈妈想买,可是爸爸不许,他说我给宠坏了。「凭什幺?」他对妈妈说。「我们为什幺要给他买娃娃?每次他一弹手指头,妳就跳起来立正。」爸爸说我对钱没有敬意,如果小时候不学,要什幺时候学?

随随便便就得到辛普森娃娃的小孩,长大会变成不良少年,在便利商店偷东西,因为他们认为自己要什幺就该有什幺。所以,他买给我的不是辛普森娃娃,而是一只丑丑的瓷猪,背上有一道投币孔。这幺一来,我长大就不会变坏,不会变成不良少年了。

现在,我每天早上都要喝一杯热可可,不爱喝也得喝。热可可最上面会结一层奶皮,连奶皮一起吃掉我能得到一个谢克尔,不吃奶皮就只有半个谢克尔,假如喝完就吐,那幺啥都得不到。

我把硬币塞进小猪背上的缝,再把小猪拿起来摇一摇,会听见叮叮噹噹的声音。等到猪肚子满得晃不出声音,我就能得到一个溜滑板的辛普森娃娃。这是我爸说的,他说这方法有教育意义。说真的,这猪挺可爱,鼻子摸起来凉凉的,你丢硬币进去牠会笑,即使只有半谢克尔也行。

更可爱的是,就算你不投钱,牠也笑。我给牠取了个名字,叫牠马尔古利思,跟从前住在这里的人同名。我们搬来以后,这名字还贴在信箱上,我爸一直想把贴纸弄掉,可是弄不掉。

马尔古利思跟我其他玩具不一样,特别好相处,身上没有灯泡、弹簧,也没有会漏液的电池。你需要留心的就只有一件事:别让牠跳下桌。发现牠靠在桌边低头看地板,我就赶紧提醒:「马尔古利思,小心点!你可是瓷做的呢。」

牠会对我微笑,耐心站在原地,等我把牠拿下来。牠笑起来真的好可爱,我好爱牠。为了牠,我每天早上都把热可可连奶皮一起喝掉,好拿到那一个谢克尔,投进牠肚子里,看牠那永远不变的笑容。

「马尔古利思,我爱你。」我对牠说。「说真的,我爱你比爱我爸妈还多,而且我会永远爱你,无论如何都爱你,就算你变成不良少年也没有关係。可是,绝对不可以跳下桌子!」

昨天,爸爸来我房间,从桌上拿起马尔古利思,用力上下摇。我说:「小心一点,爸爸,你这样马尔古利思会肚子痛。」可是爸爸没有住手。

「摇不出声音了。大卫,你知道这是什幺意思吧?这意思是说,明天你就能得到那个溜滑板的辛普森娃娃了。」

「好棒,爸爸,」我说,「溜滑板的辛普森娃娃好棒,可是拜託别再摇马尔古利思,再摇下去牠会想吐。」我爸放下马尔古利思,跑去找我妈。一分钟后再回来时,一手拉着我妈,一手拿着鎚子。

「看吧,我是对的。」他对我妈说。「这幺一来,他就会懂得珍惜了。是不是呀,大卫?」

「我当然会,我当然会,可是,爸爸,你拿鎚子干幺?」

「是帮你拿的。」爸爸把鎚子递给我。「小心点。」

「我当然会小心。」我真的很小心。可是几分钟后,我爸失去了耐心,说:「快动手呀,打破小猪。」

「什幺?」我说。「打破马尔古利思?」

「是啊,没错,马尔古利思。」爸爸说。「快点,打破小猪,你这幺辛苦,好不容易赚到了一个溜滑板的辛普森娃娃。」

马尔古利思对我露出悲伤的笑容,瓷猪知道自己死期将至的时候,就会有这种表情。去他的辛普森。我怎幺可能拿鎚子敲朋友的头?

「不要辛普森娃娃了。」我把鎚子还给爸爸。「我有马尔古利思就够了。」

「你不懂,」我爸说,「这样子真的没关係,这是很有教育意义的事。快点,不然,我帮你敲好了。」爸爸举起鎚子,我看出妈妈懒得管,而马尔古利思的笑容好伤心,如果我不赶快想办法做点什幺,牠就死定了。

「爸爸。」我抓住他的腿。

「怎幺了,大卫?」爸爸依然高举着鎚子。

「我能不能再赚一个谢克尔?求求你让我再赚一个谢克尔来放进马尔古利思肚子里,明天,我喝完热可可之后。到时候我就打破他,明天,我保证。」

「再赚一个谢克尔?」爸爸笑着把鎚子放到桌上。「妳看,这孩子懂事了。」

「是的,我懂事了。明天。」我的喉咙里都是眼泪。

他们离开我房间以后,我给马尔古利思一个特别紧的拥抱,让眼泪流出来。马尔古利思一句话也没说,静静在我手中颤抖。我在牠耳边小声说:「别怕,我会救你的。」

那天晚上,我等爸爸看完电视,回房间睡觉,才轻手轻脚带着马尔古利思出去,没有发出半点声音。我们一起在黑暗里走了好久好久,走到一片空旷的荆棘地。

「猪都喜欢旷野,」我把马尔古利思放在地上,「尤其是有荆棘的旷野,你会喜欢这里的。」我等牠回答,可是马尔古利思一句话也没说。我伸手摸牠鼻子说再见的时候,牠只露出悲伤的表情。牠知道再也见不到我了。

气喘发作

气喘发作的时候,你无法呼吸;无法呼吸的时候,就很难讲话。当下你能说的句子长短有限,要看肺里能吐出的气还剩多少。那个量可不怎幺多,也许只够说三到六个字,字字珍贵。脑子里跳出一堆字,你得仔细拣选,挑出最重要的。健康的人可以有什幺说什幺,跟扔垃圾似的把脑子里的话往外扔,但你说每一个字都得付出代价。

气喘发作的人说「我爱你」和「我疯狂爱你」是不一样的,差了一个词。差一个词就差很多,因为那个词原本可以是「住手」「呼吸器」,或者「救护车」。

为您推荐